位置:早安网 > 房产频道 > 正文 >

娱乐世界平台官网

www.nycseek.com 2018年05月09日 09:06来源:法制日报手机版

如何帮助吸毒人员回归社会?武汉实行社区托管图为武汉市一家中心戒毒社区内的“就业红娘角”

缉毒战果上升,但新滋生吸毒人员、吸毒人员肇事肇祸案也同步上升。

这个现象,曾一度困扰湖北省武汉市禁毒办常务副主任、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陈黎明。

经多年摸索实践,武汉禁毒人得出一个结论:要跳出这一怪圈,就必须做实社区戒毒、社区康复。

针对吸毒人员管控、收戒、康复、回归四大难题,武汉探索创新禁毒社工、所外医疗专区、约束性戒治、社区就业等工作,去年交出了一份亮眼答卷:入所强制隔离戒毒人数同比上升53.8%,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执行率上升35.7%,戒毒康复人员就业率上升26.9%,新滋生吸毒人数下降19.4%。

“做好吸毒人员管理工作,是维护社会治安稳定重要开关和阀门。”武汉市禁毒委负责人说,全市将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作为“系统工程、战略工程、民生工程”来推进,着力构筑立体化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模式,有力维护了全市社会大局稳定。

管控在“家门口”

出门时,萧红拉起了母亲的手。

注意到这温馨一幕,武汉市江汉区北湖街道中心戒毒社区禁毒社工杜玉龙脸上绽放笑容。

今年44岁的萧红,曾是北湖街道一名脱漏管吸毒人员。

萧红多年吸毒,父母伤心至极与其断绝关系。她离开北湖。

得知情况,杜玉龙等人多次上门给萧红父母做工作,打听到她在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。

杜玉龙等人前后三次到前川,与萧红见面、谈心,得知其真心悔改,急切想回家。

杜玉龙他们回来再劝萧红父母再给女儿一次机会。

2017年9月,萧红回到北湖街父母住处。萧红一家与杜玉龙成了好朋友。

今年4月初,杜玉龙给萧红打电话,希望她到中心戒毒社区办公室做一次尿检。萧红母亲提出,禁毒社工们对萧红帮助很大,希望女儿前往。

在母亲陪同下,萧红来到中心戒毒社区,尿检呈阴性。

“没事儿就来聊聊天,这里也是你的家。”送萧红出门时,杜玉龙说。

除发现脱漏管人员,杜玉龙他们还主动发现,协助公安机关打击处理。

4月9日23时许,杜玉龙接到一名正在参加社区康复吸毒人员母亲的电话,她反映儿子不太正常。老杜随即上报社区民警。这名社区康复吸毒人员尿检呈阳性,被送强戒。

“这位母亲之所以会打电话给我,是因她儿子解除强戒当天就与我们签订了社区康复协议,我还常去他家看看、问问情况。”杜玉龙说。

同时兼任北湖街道中心戒毒社区联络员,杜玉龙每天忙碌而充实:了解掌握吸毒人员基本情况、通知吸毒人员尿检并做好记录、帮助修复家庭关系、开展禁毒宣传……

在武汉,像杜玉龙一样忙碌的专职禁毒社工有1700余名,像北湖街道这样的标杆中心戒毒社区有48个,今年还将再建20个。

武汉市还开发数字禁毒应用系统,以中心戒毒社区和社工为依托,逐一摸排登记在册吸毒人员,定时风险评估。去年共排查出2195名高风险吸毒人员并落实管控措施。

“以往重打击、轻管控的工作模式已难以适应禁毒形势变化,将落地管控工作延伸至吸毒人员家门口,是由很多教训换来的必由之路。”陈黎明说。

废除病残人员“挡箭牌”

一串急促的电话铃,划破了凌晨时分武汉万济精神病医院总值班室的寂静。

值班医生王雷接起电话,话筒里传来老朋友、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文卉苑社区民警沈胜文的声音——

“麻烦安排医生接诊一名病残吸毒人员,我们正从强制隔离戒毒所出来前往你们医院。”

见面后,沈胜文告诉王雷,这名50多岁的吸毒人员因长期吸毒患上了严重的血管疾病,腿部溃烂;他“有恃无恐”,常在辖区盗窃电动车,居民怨声载道。

值班医生迅速查看这名病残吸毒人员的情况,安排入“所外医疗专区”治疗。

经一个多月临床治疗和心理干预,这名病残吸毒人员情绪好转,病情得到有效控制,逐渐恢复至可以接受强戒水平。

回到强戒所,这名病残吸毒人员的病情没有再继续恶化,其也积极配合戒除毒瘾。

随身带着病历、落网瞬间自残、有病故意不治……病残吸毒人员逃避打击的手法多种多样,一度让武汉禁毒民警有些束手无策。

“去年,有数百名吸毒人员无法执行强制隔离戒毒,其中80%以上是病残者。囿于强戒所容量和当前法律规定,他们长期流落社会,影响社会治安稳定。”武汉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杨宣初说。

针对病残吸毒人员收戒难,武汉市禁毒委一方面加大患病吸毒人员收戒力度、增加市公安局强戒所床位,另一方面招标社会医院建设“所外医疗专区”。

“目前,‘所外医疗专区’共设置400张收治床位,对病残吸毒人员先强戒入所,根据病情流转到医疗专区控制治疗,病情好转再执行强戒。”杨宣初说。

扫除戒治方式“盲区”

一周后,高永再次回到了武汉武中精神病医院(以下简称“武中医院”)。

今年42岁的高永家境殷实,常出入各类酒吧、夜店,染上毒品。

“他有钱买,不偷不抢,隐性吸毒很多年,一直没有被发现。”武中医院副院长吴斌说。

十年间,高永“耗资”数十万元吸毒,他的脾气变得暴躁。

今年3月5日,在外吸食毒品后,高永回到家吃晚饭。因觉得骨头汤味道不好,他冲妻子大发雷霆。妻子反驳了一句,他突然掀翻饭桌、开始打砸,从19时许折腾到21时许。物业报警。

在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和平路派出所,高永尿检呈阳性。考虑到其吸毒首次被发现,警方征得高永本人和家属同意,将他送武中医院接受为期一个月的约束性戒毒治疗。

4月5日,高永结束治疗回到家中。妻子看到了他的变化:脸色红润,有说有笑,还帮着带孩子。

高永的变化,引起了妻子姑姑的注意。姑姑家的儿子袁峰多年吸毒未被发现,散了七八十万元。

4月12日,高永与袁峰一起到武中医院接受自愿戒毒治疗。

“早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可以帮我儿子戒毒,我能省下一套房的钱啊!”袁峰的母亲说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ycseek.com/system/20180509/654537.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亮晶新闻网 前沿资讯网 无锡网站建设 品牌排行网 消费投诉网 青海图闻网 辽宁图闻网 吉林图闻网 2018高考网 2018俄罗斯世界杯 养殖致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