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早安网 > 汽车频道 > 正文 >

娱乐世界平台官网

www.nycseek.com 2018年05月09日 12:39来源:早安网手机版

吉林金哲宏案取得进展。2018年5月9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长春监狱工作人员处获悉,吉林省高院已决定再审金哲宏故意杀人一案,通知书已送达金哲宏本人。

和刘忠林一样,金哲宏今年50岁了,两人都在被吉林高院认定为杀人凶手后持续申诉。不同的是,刘忠林于4月20日被吉林高院再审宣判无罪,而金哲宏重病缠身,依旧在监狱中苦候。

金哲宏入狱前的照片。资料图金哲宏入狱前的照片。资料图

2014年4月29日,澎湃新闻独家报道吉林金哲宏疑案。金哲宏被认定为1995年一起命案的杀人凶手,被判处死缓,该案无直接物证和目击证人,定罪依据几乎仅是金哲宏的口供,他曾多次控诉被刑讯逼供。

报道刊发当日,吉林高院官方微博随即回应称,将立即调取该案全部卷宗,认真调查了解情况,及时依法处理,如今已过去4年。

金哲宏代理律师伍雷曾于2018年3月会见金哲宏,狱中的金哲宏身患糖尿病、肾结石、心脏病、胃病,只能靠拄拐前行。

鉴于“具体情节”被判死缓

1995年9月29日,永吉县双河镇新立屯北发现一女尸。10月11日,27岁的金哲宏被警方收容审查,后被锁定为嫌犯。

从1995年案发到2000年的5年中,该案经历了3次一审,2次发回重审,金哲宏4次被判处死缓。

多份判决书载明了金哲宏被认定杀人的过程:1995年9月10日17时许,被害人李艺乘火车从双河镇去永吉县城,途中遇到摩的司机金哲宏。李艺出价5元,让金哲宏将其送到了双河镇的邵家村去见朋友,而朋友不在家,金又将其带回双河镇,还将其带至母亲家中为她做饭。金哲宏见李艺“作风轻浮,顿生淫念”,在将李艺送往旅店的途中,将李领至狭空处说:“给你30块钱,咱俩玩一下?”李要价100元,金见其不答应,便将李摁倒在地与其发生了关系。事后李称要上派出所告他,金唯恐事情败露,便将李摁倒,用左腿膝盖压住李的嘴,双手卡住李的颈部,过了五六分钟,看见李没气了才放手。其后,金哲宏把李艺放到自己的摩托车后座上,将李艺抛到了铁道附近的一处泥沟里,并用泥土等掩埋。

第一次开庭,金哲宏当庭翻供,否认杀人。金哲宏说:因为价钱没谈拢,李某并没有乘他的车,更不存在他杀人。吉林市中院则认定金哲宏构成故意杀人罪,判其死缓。金哲宏上诉。

1997年,吉林省高院撤销金哲宏案一审判决,发回中院重审。

重审后,吉林市中院依然认定金哲宏有罪,判处死缓。此后,省高院再次发回重审。经过第二次重审后,吉林市中院仍判金哲宏死缓。吉林省高院没有再将案子发回,于2000年8月维持了死缓的判决:“本案情节恶劣,后果特别严重,但鉴于本案具体情节,可酌情从轻判处”。

这与刚获无罪的刘忠林的死缓判决相似。刘忠林案一审判决显示,“被告人刘忠林故意杀人,手段残忍,后果严重,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,应予严惩,但鉴于本案具体情节,可予从轻判处”。但不论是刘案还是金案,判决均未就何种“具体情节”做出阐述。

案发时间、地点、凶器成谜

代理律师们认为,金哲宏案最大的问题,就是没有直接的物证和人证,多份判决仅凭其侦查期间的认罪口供来认定“犯罪事实”:现场勘查笔录和法医鉴定中没有金一个脚印、一根头发、一个指纹或一滴精斑,证据不能证明犯罪人是不是金哲宏。

其次,在作案时间上,警方及法院始终认定的作案日期是1995年9月10日(旧历八月十六)。对金哲宏来讲,这天很特殊,因为父亲祭日是旧历八月十七,按朝鲜族风俗,金家历年来都要提前一天在八月十六晚摆贡。对此,金哲宏的亲友及邻居的证言,均能证明当天金哲宏带着老婆孩子去了母亲家,不存在他带陌生女孩回家吃饭的事,无作案时间。

同时,尸检报告中并未载明被害人李艺死亡的具体时间,其死亡时间仅仅来源于金哲宏的供述。

案卷显示,唯一确切表述李艺“死亡时间”的也是第三次一审的判决书:金哲宏自己供称当天19时30分左右,他将掐晕之后的李艺拉到了埋尸地点附近。

该案前两次一审的判决书中均认定,金哲宏作案时,“用木棒打李头部”。但在第三次一审的判决书中,木棒却消失了,变成了其“用左腿膝盖压住李艺的嘴,双手卡住李的颈部”。

该案两度因“事实不清”被吉林高院发回重审。1997年12月,吉林省高院第一次将金哲宏案退回中院重审时,曾发函要求中院查清五大问题:

一、作案动机是什么?二、作案的第一现场在哪里?三、能否确定被害人死亡的具体日期(时间)?四、卷中公安机关法医鉴定情况说明记载,从胃内饱满程度,胃内容物较完整程度分析,被害人李某在最后一顿饭后半小时至一小时后死亡,被害人李某最后一顿饭在哪吃的,吃的什么以及饭后到被害期间的行动过程搞清楚。五、应进一步确定被告人是否占有作案时间?

上述疑问至今无解。

控诉刑讯逼供,疑遭狱侦耳目诱供

作为主要证据的金哲宏的供述,在第一次庭审时,便被金哲宏全盘否定,称遭受刑讯逼供。

在《申诉状》中金哲宏自述称:“刑警用长绳子把我手背在后面五花大绑给我吊起来开始打我(使用带棱角的烟灰缸砸我),强行逼我承认拉过被害人,我没有承认……我实在是扛不住他们对我惨无人道的刑讯,不得不按照他们逼供的说辞去说……在我多次回答不对时,他们便让我学他们的话去回答。”

金哲宏当过三年兵,后退伍返乡。案发前,他身体健康,从照片看风度翩翩。他曾经的代理律师李金星见到的金哲宏与此判若两人,他拄双拐蹒跚而行,脱下上衣,两肩锁骨等处的伤痕清晰可见。

2000年第三次一审判决后,永吉县检察院对金哲宏进行了法医鉴定,结论是:金哲宏前胸三处疤痕系外伤所致,腕部疼痛与外伤有关,此外伤鉴定为轻微伤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ycseek.com/system/20180509/654651.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品牌排行网 养殖致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