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早安网 > 科技资讯 > 正文 >

娱乐世界平台官网

www.nycseek.com 2018年05月09日 14:25来源:早安网手机版
原卫生部特聘外籍卫生经济学家胡德伟。本文图片 受访者 供图原卫生部特聘外籍卫生经济学家胡德伟。本文图片 受访者 供图

尽管中国在2009年和2015年两次提高了卷烟消费税,但距世卫组织《烟草框架公约》(简称《公约》)提出的70%的零售价税率指标还相差甚远(2015年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%提高至11%;卷烟按0.005元/支加征从量税),且有专家指出在目前的烟草税赋水平下难以实现“健康中国2030”提出的控烟目标。

近日,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卫生经济学荣休教授,美籍华人,原卫生部特聘外籍卫生经济学家胡德伟来访中国,再次为中国的烟税改革建言献策。

他在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专访时说,全球的经验已证明,提高卷烟的税赋能够非常有效降低消费,“对中国而言,提高烟税是减少吸烟率,增加政府收入,减少未来医疗费用的‘三赢’手段。”

“政府能够使用的最有力的控烟武器就是税收。”胡德伟从事了30年的烟草税研究,他说,中国是烟草消费大国,按照“健康中国2030”提出的控烟目标,在烟草税赋上,中国应以从量税为主,目前优先考虑在批发价上加每包2-3元的税额 (现行税额为0.10元每包),其次考虑提高出厂价(调拨价)(现行税额为0.06元每包),并统一、二类出厂价从价税率到为56%。

这一调税数据是胡德伟与国内专家多年调研的结果,相关研究内容发表在了今年4月份出版的《中国烟草控制需求与供给研究:政策分析和实践》一书中。

  中国首位外籍卫生经济学专家

这是胡德伟2018年第一次到访中国,而此前他到访中国的次数更加频繁。

今年80岁高龄的胡德伟在从事烟草税研究30年里,帮助多国政府制定并出台相关的烟草税赋政策。

“前几年每年至少四五次,现在坐飞机时间太长了,时差也倒不过来了。”他摸着头笑了笑。手拿公文包,身着条纹衬衣、黑西装,精神矍铄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他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。

胡德伟祖籍上海,1949年随父母到台湾,1961年赴美求学,在威斯康星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后,在美国从事经济学研究。

提及为何从事烟草税研究,胡德伟告诉澎湃新闻,“1988年,加州政府找到我说希望通过增税来减少吸烟率,这在美国是第一个提出这种观点的政府,1988年加州的吸烟率是22%,通过全民投票,人们希望将这一比例减少到17%,加州政府问我说,胡教授我们需要加多少税?我当时不是搞控烟的,我是研究计量经济学,我是从那时开始研究烟草税。”

一直从事卫生经济学研究的胡德伟,曾担任世界卫生组织、世界银行、美国兰德公司等多个国际组织和咨询公司的专家顾问,在国际卫生经济领域极具影响力。作为美籍华人,胡德伟常常回国参与公共卫生领域大量的培训项目,在国内各高校开展培训讲学,传播卫生经济学理论,并帮助中国卫生经济学界的很多青年学者留学、做访问学者。

据媒体公开报道,2009年,原卫生部正式聘请他出任“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首席卫生经济学专家”。这是中国首次聘请外籍卫生经济学专家。

提高烟草税对吸烟人数、财政收入、医疗支出的影响。提高烟草税对吸烟人数、财政收入、医疗支出的影响。

  当前烟草税价难以对居民支付能力产生影响

去年5月底,在四川成都召开的有关烟税改革会议上,胡德伟是与会专家。这一次他再次为中国的烟税改革建言献策。

目前,中国的烟草流行依然严峻,吸烟率约为27.7%。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(原卫计委)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调查显示,中国每年有超过100万人死于吸烟相关的疾病,另有约10万人死于二手烟暴露。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减少烟草使用,预计到2050年,中国与烟草相关的死亡人数将达到300万。

2016年印发实施的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已提出,要加大控烟力度,运用价格、税收、法律等手段提高控烟成效,明确到2030年,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%。

但多位控烟人士此前表示,在当前公共场所无烟立法不足,烟草税赋不高,烟盒警示包装不到位的情况下,若想实现“健康中国2030”的控烟目标难度较大。

“政府能够使用的最有力的控烟武器就是税收。”胡德伟认为中国目前的烟草税不足以对烟民的消费能力产生影响,从而实现控烟的目的。

《公约》在中国生效后共进行了两次烟草提税。据胡德伟介绍,第一次是2009年5月,因税价不联动,提高的税率几乎被烟草公司内部消耗,没有表现在零售价格上,所以没有对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产生实质影响。第二次提税是在2015年5月,虽然实现了税价联动,卷烟零售价格平均增加了每包一元,但受中国烟草价格结构的影响,实际效果有限,并且随着我国经济的增长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,导致居民卷烟的支付能力持续上升,消费卷烟的实际价格却愈来愈便宜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王陇德指出,我国是烟草生产和消费的第一大国。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生产卷烟23825.8亿支,消费卷烟达4699.2万箱,有极为庞大的3亿多吸烟群体。

“吸烟对健康和经济的影响是令人震惊的,尤其像中国这样的高吸烟率国家。”胡德伟说。

吸烟导致的经济损失分为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。据公开发表的研究报告测算,2000年中国归因于吸烟的经济负担为50亿美元(413.92亿元人民币),2008年这一数字是289亿美元(2007.13亿元人民币)占同年卫生总费用的3.0%。

而随着先进医疗技术的引进和物价上涨等影响,相关医疗卫生费用呈现明显增长趋势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ycseek.com/system/20180509/654719.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亮晶新闻网 前沿资讯网 无锡网站建设 品牌排行网 消费投诉网 青海图闻网 辽宁图闻网 吉林图闻网 2018高考网 2018俄罗斯世界杯 养殖致富网